陈维崧
陈维崧(1625—1682年),字其年,号迦陵,宜兴人。明末清初词坛第一人,阳羡词派领袖。明末四公子之一陈贞慧之子。 明熹宗天启五年(1625年),陈维崧出世,幼时便有文名。十七岁应童子试,被阳羡令何明瑞拔童子试第一。与吴兆骞、彭师度同被吴伟业誉为“江左三凤”。与吴绮、章藻功称“骈体三家”。明亡后,科举不第。弟弟陈宗石入赘于商丘侯方域家,陈维崧亦寓居商丘,与弟同居。 [1] 顺治十五年(1658年)十一月,陈维崧访冒襄,在水绘庵中的深翠房读书,冒襄派徐紫云(云郎)伴读。 [2] 康熙元年(1662年),陈维崧至扬州与王士祯、张养重等修禊红桥。康熙十八年(1679年),举博学鸿词科,授官翰林院检讨。卒于清圣祖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,享年五十八岁。

陈维崧出生于讲究气节的文学世家,陈维崧的祖父陈于廷明朝左都御史、东林党的中坚人物。父亲陈贞慧商丘侯方域交善,二人为明末四公子其二,曾因反对阉党,同罹阮大铖之祸。 

明天启五年(1625),陈维崧出世。少年的时候便拥有了才名,冠而多须,浸淫及颧准,陈髯之名满天下。尝客如皋冒氏水绘园,主人爱其才,进声伎适其意。陈维崧少时作文敏捷,词采瑰玮,吴伟业曾誉之为"江左凤凰"

明思宗崇祯十七年(1644年),明朝灭亡,陈维崧才20岁。入清后虽补为诸生,但长期未曾得到官职,身世飘零,游食四方,接触社会面较广。又因早有文名,一时名流如吴伟业冒襄龚鼎孳、姜宸英、王士禛、邵长蘅、彭孙遹等,都与他交往,其中与朱彝尊尤其接近,两人在京师时切磋词学,并合刊过《朱陈村词》。清初词坛,陈、朱并列,陈为阳羡派词领袖。侯方域将女儿许配给陈维崧的弟弟陈宗石后,陈宗石入赘于商丘侯方域家,陈维崧亦寓居商丘,与弟同居。 

康熙己未(1679年),召试鸿词科,由诸生授检讨,纂修《明史》 ,时年五十四。

越四年(1682年)卒于官。

 

文献记载

 

清《河南通志卷六十九》:“皇清,陈维崧,字其年,宜兴人,祖于庭,前明左都御史。父贞慧与商丘侯方域交善,同罹阮大铖之祸。方域避乱阳羡以女许维崧弟宗石后,宗石入赘,遂为宋人,维崧亦寓宋,与弟同居。维崧为文长于排偶。长洲汪琬称为七百年一人,后以博学宏词徴除翰林检讨,纂修《明史》,卒于官。”

 

断袖之癖

 

即使是出身在这样一个气节之重享誉天下、书香仕宦之家的陈维崧,也颇好男风。陈维崧与名优徐紫云的一段生死缠绵情事,曾使无数清代士人为之倾倒,似乎成了他们心目中理想情爱的标准。据野史笔记载,陈维崧对徐紫云一见神移,当时正值梅花盛开,他就天天“携紫云徘徊于暗香疏影间”,从此开始了两人长期的形影相随的同性恋生活。陈维崧为徐紫云写作了大量的诗词。其中《惆怅词二十首·别云郎》中满是如“旅愁若少云郎伴,海角寒更倍许长”、“独坐待君归未归,不归独坐到天明”、“检点行装,泪滴珍珠,叠满箱”之类的浓浓痴语。陈维崧还请名画师为徐紫云作肖像,其中仅《紫云出浴图卷》就有名士七十四人题诗一百五十三首、词一首,卷中充斥着诸如“莫怪君王勤割袖,漫同罗倚浣春纱”、“江南红豆相思苦,岁岁花前一忆君”等缠绵诗句。虽然这些题诗的士人未必都是同性恋者。

虽然陈维崧是严格意义上的同性恋者,却对异性恋持欣赏态度。陈维崧家有妻妾子女,徐紫云成年也要娶亲,他在紫云洞房花烛夜时写了一首《贺新郎》相赠:“六年孤馆相偎傍。最难忘,红蕤枕畔,泪花轻飏。了尔一生花烛事,宛转妇随夫唱。只我罗衾寒似铁,拥桃笙难得纱窗亮。休为我,再惆怅。”陈维崧对徐紫云的相思依恋跃然纸上。徐紫云婚后,二人仍亲密来往,后陈维崧携徐紫云归宜兴老家居住。徐紫云病逝后,陈维崧又写了大量动情怀念的感伤诗句,词句凄婉,令人伤感。

 

作品

 

《醉落魄·咏鹰》

寒山几堵,风低削碎中原路。秋空一碧无今古。醉袒貂裘,略记寻呼处。

男儿身手和谁赌?老来猛气还轩举。人间多少闲狐兔。月黑沙黄,此际偏思汝。

《望江南·岁暮杂忆》

江南忆,少小住长洲。夜火千家红杏幙,春衫十里绿杨楼。头白想重游。

江南忆,白下最堪怜。东冶璧人新诀绝,南朝玉树旧因缘。秋雨蒋山前。

江南忆,懊恼十西湖。秋月春花钱又赵,青山绿水越连吴。往事只模糊。

江南忆,罨画最风流。白屋山腰烟内市,红兰水面雨中楼。楼上漾帘钩。

《南乡子·江南杂咏三首》

户派门摊,官催后保督前团。毁屋得缗上州府,归去,独宿牛车滴秋雨。

鸡狗骚然,朝惊北陌暮南阡。印响西风猩作记,如鬼,老券排家验钤尾。

万艘千船,今年米价减常年。乍可宣房填蚁穴,愁绝,不愿官家言改折。

《醉太平·江口醉后作》

钟山后湖,长干夜乌。齐台宋苑模糊,剩连天绿芜。

估船运租,江楼醉呼。西风流落丹徒,想刘家寄奴。

《夜游宫·秋怀》

耿耿秋情欲动,早喷入、霜桥笛孔。快倚西风作三弄。短狐悲,瘦猿愁,啼破冢。

碧落银盘冻,照不了、秦关楚陇。无数蛰吟古砖缝。料今宵,靠屏风,无好梦。

秋气横排万马,尽屯在、长城墙下。每到三更素商泻。湿龙楼,晕鸳机,迷爵瓦。

谁复怜卿者?酒醒后、槌床悲诧。使气筵前舞甘蔗。我思兮,古之人,桓子野。

箭与饥鸱兢快,侧秋脑、角鹰愁态。骏马妖姬秣燕代。笑吴儿,困雕虫,矜细欬。

龌龊谁能耐?总一笑、浮云睚眦。独去为佣学无赖。圯桥边,有猿公,期我在。

一派明云荐爽,秋不住、碧空中响。如此江山徒莽苍。伯符耶?寄奴耶?嗟已往。

十载羞厮养,孤负煞、长头大颡。思与骑奴游上党。趁秋晴,蹠莲花,西岳掌。